书书读小说 > 修真小说 > 神坛之上(无情司命vs疯批堕仙) > 哭叫(H慎失禁play)
    漫长的情事,苦楝悬着一颗心就等蒲公英泄身,可是这只妖将她折腾了个遍,就是不泄身,一而再再而叁地挑战她的忍耐力。

    她已经乏了,身体像是在温泉里泡久了似的又酸又软,但还在受着那只蒲公英不知足地侵犯。

    她不能再咬唇了,她腰身再度被尾巴勾着高高抬起,手肘勉强撑在床上,目光涣散地落在玉床上自己陌生的神情,她不敢乱看,视线都不敢下移,蒲公英在她身后却难以忽略,目光热辣地盯着她,墨白的半圆兽耳动了动,精神抖擞地竖起,期盼着听到她的声音。

    她觉得很难堪,但随着他手指顺着苦楝腰间蠢蠢欲动的尾巴暧昧地游移至她的腿间,花蒂再度被揪住揉捏的瞬间,欲根配合着再度一顶,她闷闷地低叫出声:“啊……”

    那只蒲公英不满意,毛茸茸的兽耳晃了晃,凑到她脖颈边用兽耳蹭她的脸颊,再送上一个轻柔的吻:“姐姐叫得太小声了,我听不见。”

    苦楝呼吸急促,难受地偏头躲了躲,避开他柔软热烫的兽耳,也不回话,就只是微微嗔他一眼。

    她还记得这只妖怎么用兽耳弄她的,墨白的兽耳上沾着那些羞人的东西,叫她看一眼都慌神。

    她真的怕了这些毛茸茸的玩意。

    她暗暗发誓等蒲公英泄身她立刻就将他丢下床!

    她再也不想看见他令人讨厌的耳朵和尾巴。

    蒲公英真的很讨厌,这种黏上身就怎么也弄不掉的东西真的很讨厌。她在不断被冲撞的间隙,分神恼火地想。

    “姐姐答应了我的,我就要听。”他又开始撒娇卖乖了。

    苦楝深吸一口气,下意识忍着喘息声回道:“我尽量。”

    “姐姐只要不压抑自己,我自然而然就听见了。”

    “没什么的,姐姐别怕羞。”他蹭了个空,见苦楝微微别开脸,便低头又吻在苦楝的脖颈侧,柔软的唇暧昧地舔,指尖稍稍用力,又不断拨弄她的花蒂。

    苦楝已经不想再反驳了,有种自暴自弃的绝望,身体被人摆弄着,被迫同他一起感受汹涌的情潮。

    反正今日过后应该就结束了,她再也不会陷入这般狼狈的境地。

    她闭上眼,喘息声低柔暧昧,仍旧十分克制忍耐。

    蒲公英就覆在她身上,两人身体相连,他是几乎笼罩她的姿态,眼热地看她蹙着眉克制地低叫,那样放不开又不得不做的姿态,他没忍住又开始狠肏,无意义地唤她:“姐姐,姐姐叫我的名字好不好?”

    “我想听,好不好?”

    他左手再度揉上她的胸乳,别过脸吻上她的唇,在两人呼吸交缠中重重地抽送,穴肉被他肏熟肏软,倒刺不断在甬道内剐蹭敏感点。

    她本微凉的身体快迷失在这份热意之中,在情色的荒诞暧昧之中她茫然地睁开眼,看他们之间亲密无间的距离,少年热切地吻着她,企盼一个称呼,求她唤他的名。

    “阿茸……唔嗯……”她在被他松开唇的刹那恍惚地开口,他就兴奋地失了力道,又握住满手的温热春水。

    他骄傲地笑了笑,将右手抬起,在她失神的目光里再度将她的东西舔个干净。

    苦楝心跳得飞快,她太敏感了,这副身体为什么这样不争气,接二连叁地被他送上高潮。

    “姐姐,还有呢?我的名字还叫什么?”

    他趁她恍神逼问,右手再度放回去揉捏她的花蒂,看她惊惧地弓起身子,哆嗦着向他投来乞求的目光又飞快地低下头,左手却转移目标,放肆地抚上她的臀肉。

    苦楝断断续续道:“没、没有了……啊……!”

    清脆的一声,他扬了扬眉,再度扇在她臀肉上。

    她低着头,清晰地看见玉床里那少年模样的妖是怎样用漂亮的手扇在她已红痕斑驳的臀肉上。

    她身子还在颤抖,不断迸发的快感中她已经不敢再斥他,只恼恨自己因这样恶劣对待还滴下情液的软弱身体。

    “没有吗?姐姐,你再好好想想。”

    斐孤故技重施,一边不轻不重地扇在她臀肉,一边深深浅浅地抽送,看她等待手掌落下的瞬间,穴肉哆嗦着绞紧了他。

    他有点喜欢这样的姿势了,只要有法镜在前,玉床在下,他可以一览无遗地看清苦楝的每一分反应,她蹙着眉忍耐的模样,额角的薄汗,身子受不了地颤抖,那微红的小巧耳垂,她漂亮光滑的肩背上他肆意流下的痕迹,那纤细的腰肢颤动,还有那花穴如何吞吐收缩,以及她臀肉上自己恶劣印下的指痕。

    最重要的是她低头轻喘的神情,那副强撑着的倔强姿态,他真的很喜欢。

    “想不起来吗?姐姐?”他柔声问,皮肉相贴的清脆响声不断刺激着苦楝,她的喘息声逐渐变重,动人的紫色眼眸里迷雾重重,她的意识在混乱中寻觅一个名字,难以交出答案,于是艰难地答道:“没、没有……”

    她的答案得到的是他不留情地激烈抽插,她的穴口绷成淫乱的深粉色,承受那妖的粗壮性器。

    “慢、慢一点……唔……”

    或许更喜欢看她难以支撑的姿态。斐孤想。

    斐孤又抬手轻扇了两下,只是愈发快速地抽送。

    “那就做到姐姐想起为止。”他的嗓音一如既往的好听,落在苦楝耳边却如惊雷一般。

    体内的性器没有疲软的架势,花蒂肿胀充血,腰被死死勾着,情液还在顺着大腿滴滴答答地落下,有些甚至流在她大腿漆黑的部分蛇鳞上,她却像是口快要枯涸的井,不能再予取予求了。

    她没有经历过这样激烈的情事,只觉比她与人斗法比试更为疲惫。

    苦楝脑子里一团浆糊,下意识却又觉得十分危险,只是她茫然无措,像是被丢进一个甜蜜无害的诡异花海,花枝柔软,清香袭人,她却怎么又走不出去。

    她立在其中不断转身,紧张地握着长剑,却没办法防备也没办法进攻,只能任由那些看上去漂亮无辜的花缠遍她的身子,爬过她的手腕,不动声色地抽走恨水。

    以花制剑,她就这样茫然地失去护身武器,衣衫尽褪,昏沉地被花迷惑,与之暧昧交缠。

    而蒲公英就是那些花。

    她受不了地开口,将自己心里偷偷叫他的称呼交代干净:“蒲公英……唔……蒲公英……”

    斐孤抬起的手顿了顿,惊讶道:“什么?蒲公英?”

    “嗯……你、你……蒲公英……”她的身体还在晃荡,思绪像春日飘在空中的柳絮般散碎,只能混乱地答。

    “哦,原来姐姐偷偷给我取别称,为什么这样叫我?”那一掌还是再度落了下来,苦楝一哆嗦,臀肉火辣辣,她难堪地求道:“别、别打……痛……”

    “可是姐姐下面咬得更紧了,水也流了好多,真的痛吗?”他恶意地问,抽空挑起暧昧的银丝勾在她眼前,“姐姐瞧。”

    指尖的那份水光令苦楝飞快地别过脸,轻声道:“别……我、我不想……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