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2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尘中记 > 005
    

      第5章

      班媱刚把明珑捡回去的时候,也才十多岁。在明珑看来,她一个萝卜头在自己上千年岁月中都不够看,自然而然就将她视作了后辈。

      眼瞅着当年的萝卜头亭亭玉立,明珑难免操起老父亲的心。

      但是这里几乎隔绝了人烟,他偶然跟着班媱去过几次山脚下的村子,但见村中适龄男子也都是些歪瓜裂枣,属实伤眼睛。

      自从爷爷不在以后,班媱身边就没有主事的人,更遑论是她的终身大事了。随着兰婶子少来,村子里的人也渐渐淡忘了山上的小木屋还有一个孤女,除了收购药材的商人,几乎没人记得这里。

      班媱在杳无人烟处肆意生长,她的明媚耀眼也只有明珑一个看得到。久而久之,明珑莫名地把这当成了一种特殊持有,生起了连自己也未察觉的独占欲,每逢看到收药商人怔愣的眼神,总会生起一阵不悦,呲着牙发着狠把人吓唬走。

      班媱把他抱在怀里,揉他的脑袋,“这个叔叔是好人,小狐不要对他这么凶。”

      明珑躁动地刨了下爪子,心里不耐烦道你个傻丫头知道个什么,自己多惹眼也不晓得,迟早给人卖了!

      再说多少年了,还小狐小狐叫个没完,烦死了!他也会涨岁数的好么!他的大名可是响彻青丘的!

      班媱自动把他的躁动理解为肚子饿,照旧打山鸡,烤山鸡。

      明珑面对她一团棉花似的,着实没了脾气。

      等明珑吃饱喝足,班媱半抱着他在门槛前梳毛,正赞叹他的皮毛光亮想靠上去蹭蹭,听到柴扉外面响起一个吊儿郎当的声音:“有人在没?”

      明珑听到是个男人的声音,耳朵尖动了动,起身紧跟着班媱往外走。

      外面是个个子不高的青年,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神态懒懒散散,飘忽的眼神落在班媱身上时,顿时亮了一瞬,转而就端正过身来,满眼见美色而不自拔。

      明珑当即不喜,挤到了班媱面前,虽然兽形还不比对面的青年高大,眼神却带着一股睥睨,冷冷淡淡叫人不觉心里一凛。

      “你是……”班媱也不认识眼前的青年,手扣着柴扉没有全部放开。

      青年连忙回过神,搓搓手道:“我是兰婶儿的儿子,我叫张兴!我是替我娘送米来山上的!”

      一听是熟人,班媱当即噢了一声,全无半点防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