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读小说 > 未分类 > 譬如朝露(短篇h) > 【玩偶幻想之夜】一
    

      你从虚无中醒来,一睁眼,曼妙春光就朝着你奔来,你仿佛看见高贵冷艳的神祗在你面前展开绚丽华美的翅膀,生的喜悦在你的胸膛充盈流淌。

      你笑了笑,为自己的复活。

      可下一秒,原本想扯动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笑容的你,立即僵直了身体。

      你发现你压根动不了了,这种感觉比当初的神魔大战后你被任命为新任魔王时还要使你惊悚。前者你知道自己还能从梦魇般的不可控生活中解放出来,可后者,你怕不是成了一个瘫在病床上一辈子只能靠他人照顾的活死物。前提还得是你遇到的是善良的神而不是嗜杀的魔。你感受到了黑暗神对你的恶意满满,然后非常后悔往常祭拜她时自己的出神敷衍。

      神秘的上古魔法阵,在记录不全的情况下使用是会造成一些不可控制的失误乃至副作用。你很明白这一点,可还是会有些难过和悲戚,幸运在你身上发挥不出作用。

      不过好在,眼睛还能动,总会找到办法的。你开始振作起来,眼睛还能咕噜咕噜地在眼眶里转动不是吗?你开心地想。虽然面上并没有表现开心的神情,嘴角甚至没能向上扬起一丝弧度。

      你小心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一大片玫瑰花丛,翠绿的树叶上鎏金色的香槟玫瑰极妍绽放,蕊黄的花心里盛满了晶莹的露珠。往下看是一块湛蓝色的格子布,边上是洁白的蕾丝。棉质的布上摆有一壶花茶,一盘精致的糕点,还有几朵香槟玫瑰花,上面尚且还留有些晶莹的露珠,浸湿了下面的格子布。是刚采摘的花,说明刚才有人来过。

      意识到这一点的你立即警戒起来,眼睛转了几圈,还是没能发现有人的痕迹,反而眼睛有点酸。看来这副身子的身体素质有点差。

      你索性不再看周围,把视线盯在自己穿的刻有繁琐花纹的粉色蓬蓬裙上,裙子罩住大腿只露出两节细白的脚脖子,鞋子是她常见的牛皮低跟玛丽鞋,鞋面上缀有黑色丝绒蝴蝶结。你的手搭在迭坐的大腿上,手腕上系有一条花纹精巧的黑色蕾丝带,更突出了你现在的身体皮肤的白,那是白到发光的而没有一丝血管痕迹的皮肤,细腻得比珍珠还要光滑,手指是关节翻出的构造。

      尽管事实难以想象,但你还是接受了自己复活到一个玩偶的身上。你开始尝试着用意识去活动手指,你想吃摆在你面前的那碟令人胃口大口的糕点,垂涎欲滴。

      结果当然是令人失望的,你动不了。身体好像被一股蛮力压制,你想张嘴说话,可面部仍然是僵直的呆板的,透露出面无表情的生硬和非人类的清冷。

      你还发现了一件令人绝望的事实,你连声音都听不见,所以当你被什么东西捂住眼睛,眼前一片漆黑时,你的心一抖,脑子里嗡嗡作响。

      再接着你好像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被放进了你的胸膛,带来一阵温热,就好像,好像有什么在胸膛里燃烧,带来了生命之火。

      你感受到了属于人类的指尖触碰到你的娇嫩皮肤时挑起的敏感酥麻,你很高兴,可高兴之余你又猜不透身后之人究竟是谁,对你,不,也许是对这副人偶身子有什么企图。

      诱惑到极致的惩罚仍在继续。

      你感觉到了头发被撩拨到胸前的触感,你低下眼隔着遮眼的布捕捉到一只玉雕般温润亮泽的成年男人的手,纤细修长,骨节分明。这只手恶意而又充满挑逗意味地在你隔着布料的胸上摸了一把,虽然你是个平得不能再平的飞机场,可你还是感觉到了莫大的羞辱。你发誓在你找回自己的身体后,一定要将这面都没露的男子先剐后杀,如果长得好看就先奸后杀,呸,好像便宜了他似的,那就先杀后奸。

      不,还是……

      啊,唔~

      从后颈传来的一阵热气打断了你的思绪,濡湿的感觉简直让你情不自禁地呻吟出来。这副人偶身子太敏感了,单是舌头的舔舐就让你感觉到高潮来临前的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