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2小说网 > 未分类 > 譬如朝露(短篇h) > 【人蛇】五番外
    

      某日,龙王布雨于弥海。

      阴沉的云层之中惊雷若蛟穿游,轰隆的巨鸣声从远处袭来。大雨来临前的闷热让她全身都像被蒸笼罩住,汗湿了衣衫,神色也有些不愉。

      雨央皱着眉站在窗前观望,晦暗的天空,滚动不平的海面,还有低飞盘旋的海鸟钩织成一幅风雨欲来的动态图。许多穿着背心马褂,麻布短裤的赤脚大汉将停泊的渔船往回拉。

      很快,雨滴密密麻麻地落下来,打湿了沙地,飞溅出泥沙,大大小小的洼地被注满又沿着一条线流进不远的海洋。

      雨跟着乌黑密布的云层快速移进,乒乒乓乓地打在屋檐。狂风吹动着屋角的青铜铃铛,清脆的声音吹皱了满屋炙闷的空气,掀起阵阵涟漪。

      “下雨了。”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叮咛,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喷洒在耳后敏感的肌肤。背后紧挨他宽厚的胸膛,热度也传递过来。一只蜜色的强健臂膀伸过来,迅速关上了窗拴。

      眼看着没了风,匝密的闷热又重新爬回身上。她瘪着嘴,满腹委屈地说热。

      “热?淋雨对身体不好。”男人哑着声音,似疑问却更似包含着其他不可言说的意味。语言暧昧,“要不要来做点凉快的事?”说罢,他将她转身压在窗户旁的墙面上,手指扯住她腰带后打起的结。

      “不要。”雨央想也不想,直接拒绝。

      开玩笑,初次那天他从阳光刺眼的晌午做到月亮初升的夜晚,她被揉来揉去地操,穴内不知被射了多少精液,肚子鼓胀,晚上还缠着她要。蛇类嗜淫,他又天赋异禀。自己虽说也很享受,可腰酸背痛,躺在床上的日子忒是无聊。那之后她便不许他白日宣淫。

      “不要吗?我要哭了。”阿伏语气低落,手揽在她背后却不老实,脱了她的腰带。夏日穿得不多,解开腰带后衣衫敞开露出件粉色丝绸的肚兜,上面绣着游鱼戏水。是件精致的小物,此刻却隐隐约约好像预示着什么。

      “?”雨央瞪大了眼睛。

      他笑得无辜。

      “是不是凉快一点。”

      她攥住衣服的手劲卸去一分。之前淋了点雨,湿衣贴在身上,红色小鱼儿沾了水,那双黑漆眼珠好似活了般灵动非凡,如鱼得水。

      他凑近了吻她,灼热的气息离得近,在额头浅吻,慢慢往下,却越来越重,吮吸舔舐,是狎旎的温柔和抵死缠绵的爱欲。

      他捏住她的下巴,撬开她的唇,舌头伸了进去。耐心地舔弄,含她的舌头,紧密地交缠着,搅动着,一寸一寸地占有。

      “唔唔。”雨央被他吻得神魂颠倒,差点又着了他的魔。好在意志还算坚定,眨了眨眼,手攥紧他赤裸的臂膀,忍不住出声。“不行,等晚上。”

      “还不行吗?”他凑近了还想吻她。

      “不,不可以。”她坚定地答。

      “哦。”他乖乖地拉开些距离,只一双蓝眼像灿烂的天空湛蓝得过分,闪着星星点点的光。唇角勾起的笑迷人得像危机四伏的陷阱。

      雨央呆愣住,又见阿伏牵了自己的手,沿着腰线慢慢移到他身后,她沿着下半截脊椎骨往下摸有两个个臀窝,触感很好。有时阿伏压在她身上动的时候,那块肌肉一紧一松的,她就喜欢揉捏那处,肌肉紧实,又滑腻,她爱不释手。兴起了还会再捏几把他的小屁股。

      没想到,真没想到。诱惑太大。

      雨央咽了把口水,看了阿伏一眼,手不自觉地伸进裤子里,摸上了那处好地方。

      要不要捏?她还在犹疑。耳边却突然传来一声压抑不住的“啊~”,带着灼热的气息直冲到耳窝深处。湿滑的舌头尖卷起耳垂舔弄,呼吸声喷洒入耳,刺激得很。

      雨央脚一软,湿得厉害。

      蛇妖,也是人妖精,阿伏混进人群学会了很多。雨央莫名想到阿伏偷藏在床底的那本房中二十四术。一时口干舌燥。

      “去床上?”

      “那,那就就去吧。”惯来伶俐的口舌变得迟钝,都怪美色误人,自己也倒在美人乡里。

      不知不觉中衣物褪了个干净,她的,阿伏的。两人虽早已不是第一次赤裸相见,可情意浓浓,彼此眼中情欲交织着爱意如滔天巨浪翻涌覆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