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2小说网 > 未分类 > 譬如朝露(短篇h) > 【为祸】十二
    

      吉尔伯特行事稳重,并不张扬。

      而米诺地尔则恰恰相反。

      他热衷于宝石,花朵等一切让他看起来更美的东西。换句话说他本身就是一块璀璨夺目的紫宝石,一朵娇艳绮丽的蔷薇花,自然要求匹配。他被世人定义为美的化身,同时又因为美的诱惑和不可抗力而让人惧怕深陷魔沼。

      他肆意妄为的生活作风和凭借着不那么愚笨脑子而时常将人耍得团团转的恶劣行径常被人当作可任意指摘的把柄。尤其是当牵涉到他的姐姐克莉丝汀的时候,他简直不要更恣意。

      米诺地尔想起世人对他的恶意猜测和中伤,说不清是因为“美”还只是仅仅因为“真魔之子”的诅咒,或者两者都有?

      他卷起帘子,推开镂空花纹的格窗。密布的乌云正快速地涂抹遮盖着灰沉的天空,劲风裹挟着泥泞呼啸,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湿热的,混杂泥土和青草屑的味道。马车正驶向一处低地,宛如一把利剑破开四面锯齿状的山峦岩峰。

      光线晦暗,气息混浊,一派山雨欲来,摧枯拉朽的景象。

      他托着腮,看向不远处隐隐约约曲曲折折,被葱郁大树遮蔽的农舍。

      “马妇停车,我要下车休息会儿。”米诺地尔忽然朝外面喊道。

      “马妇……”

      哪怕是再没脾气的人也会因为紧迫的赶路计划被整整打断十二次而燃起怒火。驾车的马妇玛蒂本是王族亲卫队的一员,又是王女克莉丝汀的堂妹,性情傲矜,热血好战,向来不耻贵族们奢靡娇柔的做派,更何况是委屈巴巴地奉命来给一个明显和王女有裙带关系的娇滴滴贵族少爷保驾护航。

      怕吃苦来什么边境,真当堂姐姐喜欢你身下那两寸肉赶着让你来侍奉,现在还得给人送回去。啐,男人就是个祸害!玛蒂翻了个白眼,装作没听见继续挥着马鞭驱车,速度越发得快而导致车厢里有些颠簸。

      “玛蒂!”吉尔伯特听到呼喊声,跟上马厉声呵止他,“快停下来。”

      “侍卫长。”玛蒂张大了圆圆的眼睛,手拉着缰绳有些踟蹰地说:“天色很快就要黑了,而且恐有大雨。我们的行程耽误太久,恐怕……”

      “我知道,我看前面有户农舍就在那停下来吧。”吉尔伯特抬头看了眼灰沉欲雨的天空,补充道:“雨已经要下起来了,再快也没……”

      雨实在来得快,吉尔伯特话音未落,那雨就噼里啪啦地打在车顶上,热烈而疾骤。随着马车的持续前行,滂沱大雨斜入车内,打湿了他鞋子前端。米诺地尔啧了一声,冷着眼保持着坐在角落的姿势。直到一声“吁”后,车速明显降下来。

      吉尔伯特出声道:“里奥少爷,这雨下得大,路上行车恐怕会有危险,不如下来同大家一起避避雨吧。”

      “嗯。”米诺地尔下马车时动作小心谨慎,拉紧了兜帽,把容貌都挡住。只见嘴往下抿着,神情满是不耐。他讨厌泥泞和狼狈,下马车时雨水成柱地灌进他衣领感觉冰冷黏糊不说,泥水溅在脚上肮脏又不堪。

      “农家打扰了,我等乃北境驻守军,因大雨突袭,前来避雨。”玛蒂推开未拴的大门,朝里面喊道。

      “有人吗?”

      “奇怪了,怎么喊这么多声没人应?”队伍中有人小声嘟囔。

      米诺地尔跟在后面,抹了把被雨水糊住的眼睛,收入眼帘的是一处不大的农舍,踏过木槛,便看见杂草丛生的庭院,黄泥水如柱冲散一地的污秽。左面是马厩和羊圈,稻草搭的棚顶被大雨冲垮,深褐色的秽物污水混着猩红的液体蜿蜒地流在脚下。血腥气没了遮掩,越发浓郁起来。

      米诺地尔越往里走越觉诡异,整座偏居山区低地的农舍内除了哗啦雨声,他们一行人不耐避雨的声响便再没了其他声音。而观察庭院摆设并不像久无人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