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2小说网 > 未分类 > 譬如朝露(短篇h) > 【为祸】十四
    

      “你现在的名字是什么?”米诺地尔问。他看上去并不好奇,语气也平淡得像一杯放冷的水。甚至他都没有看向身侧的人,而是目不斜视地往前走着。他在雨后灰蒙蒙的天色下行走仿佛因为被沾染上的一层暗淡的晕光而显得朦胧。

      “萨诺。”御官,不,现在的萨诺一脸恭敬地回答,他拿出一件上衣披盖在米诺地尔瘦削的肩膀。后颈瓷玉般苍白的肌肤透出冷感的灰色,与厚重的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萨诺,好一个对真魔之主忠心耿耿的奴仆。”米诺地尔攥紧了现在唯一能给他提供一点点温暖的衣服,一句讥笑嘲讽从发紫的嘴唇间溢出。

      他想起大部分同姐姐的美好共处时光里,她都会给自己讲羽族同真魔族的故事,其中,萨诺是个如同爵位一般能够继承的名字,每个侍奉真魔之主的人都被叫做是萨诺,他们是唯一能够陪在真魔之主身边且负责一切魔主事物的人。而每一位萨诺都由真魔族的黑祭祀选出来,烙上专属的印记。

      姐姐她知道吗?米诺地尔脑子里忽然冒出这个想法,可又被更强烈的冲动挤压下去。“就算,我杀了你也不会受到惩罚是吗?”米诺地尔压低声音说道,仿佛魔鬼的呢喃。

      “殿下可以试试。”萨诺笑了笑,以往熟悉的调侃味道一下子又出来了。米诺地尔恍惚回到了那座白色王城里最幽静的花园,青翠欲滴的草木间点缀有最美丽的花朵。

      枝蔓缠绕的亭台中,一抬眼就能看见颅顶色彩斑斓的人物壁画,历经岁月的侵蚀而剥落细碎的墙屑。先神羽贺华丽的长袍被藤蔓沿着镶边的金绦缠绕开,爬上随她征战沙场饱饮鲜血的长柄重剑。艳若桃李的脸庞从左眼下生生裂开一道狭长的伤口似的伤痕,褪色晕染的一滴朱红沿着黑褐色的疤痕往下蜿蜒。

      神魔难辩的神色让米诺地尔回想起梦中场景,他心神难宁,便不再说话。

      真魔人擅长远距离的长途飞行,可为了迁就没有大翅膀的米诺地尔,同时也是为了防止他逃跑。他们又让他坐回马车里面,驱车调转方向驶入了一条幽静的森林小道。他知道这通向哪里。

      他的冒险之地,藏龙之穴。

      天黑得很快。在马蹄踏过一处黑色界碑时,暮色急匆匆地追赶上夕阳的余晖,一寸一寸地占领侵蚀,将白的染成黑,将光明化为黑暗。

      到了真魔的边界。沙石铺成的小道四周都是葱葱郁郁的树木,遍地的刺荆棘和停在枝干上的一排连着一排的黑色的乌鸦。它们看上去就像一只庞然巨兽,潜伏着,血红的眼睛在肆无忌惮地扫视每一只踏进它领地的猎物。准确来说它们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马车,盯着他。

      米诺地尔不再看它们,视线上扬远眺那天上的一轮悬月,周围的晕圈越发浓酽,隐约透出血色的光芒。

      快来了。他在心里说。

      马车穿过荆棘林,爬上高坡,慢慢在一座古老而辉煌的城堡下前放缓了脚步,米诺地尔便知道目的地要到了。

      “米诺地尔表弟!”

      未见其人便闻其声。她的声音响亮热情得像熊熊火焰带着热度将米诺地尔烫了一下,他收回跨出一步的脚,坐了回去,掀开帘子佯装矜持地瞧了一眼。

      正对上一张胖乎乎的,自带和蔼可亲面目的圆脸朝自己靠近,耳垂两颗硕大闪亮的圆珍珠有着似乎直愣愣挂在圆溜肉肩上的可怕重量。